您的位置: 主页 > K绿生活 >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 >

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

发布时间:2020-07-02
百物腾贵,公共交通工具再加价,对于需要糊口和养家的打工仔来说,巴士、小巴,港铁再「开天杀价」,还得要认命,在荷包内掏出足够的车资。不过,对于身处在孟加拉的低下阶层来说,农村苦无工作机会,很多孟加拉人只好「乘坐」火车前往城市寻找机会,可是当地前往城市的火车票索价 60taka,单是一趟单程车费就已经佔了当日收入的一半,根本不可能不坐「顺风车」。这些孟加拉人只好选择跳上行驶中的火车顶,并以此作为日常通勤用的交通工具,从而逃过缴付车资。一名同样来自孟加拉的摄影师 GMB Akash,为了要记录低下阶层上班时的苦况,就以 "Nothing To Hold On To" 为题,将国内这种「搵命搏」的通勤方式公诸于世!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

Canon EOS 77D + Sigma 17-70mm F2.8-4 入手良机!

摄影师 GMB Akash 为了要让大家「身历其境」,他亦乾脆跟随「大队」,爬上火车顶上以第一身的角度记录他们的辛酸。大家别以为爬上火车顶上「顺风车」的,只会是较年长,经济能力较差的一群,在摄影师 GMB Akash 的镜头中,车顶上的「乘客」不乏年轻力壮的成年人、妇女,与及小孩!有时连火车顶上都出现人满之患的话,这些孟加拉人会由一个车卡,走去第二个车卡,有的甚至会坐于两卡车厢中间的接驳位上,完全无视火车正在高速行驶中!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 GMB Akash 表示,在他的记录过程之中,周不时都看到不少孟加拉人为了逃票,而差一点赔上了生命的景像。儘管 GMB Akash 的影像似乎对于这些草根的孟加拉人没有实质的帮助,不过希望可以唤醒世人能够从其他途径向孟加拉政府施加压力,藉以改善低下阶层通勤上班时的苦况。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 孟加拉摄影师爬上火车顶,为了记录低下阶层搭「霸王车」!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

从上亿点阅次数的纪录片穹顶之下,认识台湾的雾霾风暴
从上亿点阅次数的纪录片穹顶之下,认识台湾的雾霾风暴
一部关于大陆空气汙染的纪录片,这两天成为台湾的热门话题,意外地让「雾霾」这个台湾大众还不熟悉的灾害,大大提升了曝光度。 前大陆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柴静,在2/28发表耗时1年、耗资约新台币400万元拍摄的「穹顶之下」纪录片,深入多个汙染现场,寻找雾霾根源,在中、美、英等国寻求空气汙染治理的教训与经验。自费拍摄纪录片的原因,起自于柴静辞去电视台工作,专心照顾怀孕期间就诊断出有良性肿瘤的女儿,在照顾女儿的

从上亿点阅次数的纪录片穹顶之下,认识台湾的雾霾风暴

影视奇趣

2020-06-17 10:47
从上古魔神到太空探险:一次搞懂三大科幻/奇幻文学奖!
从上古魔神到太空探险:一次搞懂三大科幻/奇幻文学奖!
或许有人认为科幻与奇幻是两种天差地远的类型,一个可能有太空船、机器人和雷射枪,另一个可能有魔法师、独角兽和喷火龙,但事实上这是不很正确的刻板印象。科幻和奇幻类型的重点都在故事里加入现实没有的设定,不同的是这些设定有的用科学方式解释(其中仍会有许多和现实科学不完全相符的部分),有的则用魔法或奇幻方式描述。事实上,有很多杰出的作家同时创作科幻和奇幻两种类型,例如写出「地海系列」的勒瑰恩,同时也写过十分

从上古魔神到太空探险:一次搞懂三大科幻/奇幻文学奖!

影视奇趣

2020-06-17 10:47
从上士摇身一变成高富帅啊!晋久携手李枖原前进《不夜城》
从上士摇身一变成高富帅啊!晋久携手李枖原前进《不夜城》
报告:上士,徐、大、英,正式退伍啦!(团结)Photo Source: 진구-etnewsPhoto Source: 진구-tumblr儘管在《太阳的后裔》,徐大英和尹明珠是如此刻骨铭心地相爱。(赚了不少迷妹们的热泪啊) Photo Source: 진구-tumblr儘管在《太阳的后裔》,徐大英是这幺迷弟般,每个应援和拍子都没有落掉地饭上Red Velvet。Photo Source: 진구-tu

从上士摇身一变成高富帅啊!晋久携手李枖原前进《不夜城》

影视奇趣

2020-06-17 10:47
从上太空到扫地雷,看看全球最大扫地机器人iRobot从差点倒
从上太空到扫地雷,看看全球最大扫地机器人iRobot从差点倒
null 28 年前,在 MIT 攻读硕士学位的科林·安格尔被导师罗德尼·布鲁克斯教授叫进了办公室。当时,科林·安格尔已经在 MIT 加入了 CSAIL 实验室,他的毕业设计是一个仿造蚂蚁躯体的六脚机器人,叫 Genghis。在那个机器人动辄像卡车一样笨重的年代,Genghis 不仅小巧,而且灵活自如。「科林,我在想我们要不要把 Genghis 的研究商用,做一家公司。」导师话音未落,还没说出「公

从上太空到扫地雷,看看全球最大扫地机器人iRobot从差点倒

科技要性

2020-06-17 10:47
从上帝的角度居高临,MITSUBISHIOutlander驾驭视界限时空拍好hig
从上帝的角度居高临,MITSUBISHIOutlander驾驭视界限时空拍好hig
最近空拍机已经成为一股风潮,尤其居高临下拍出不同角度的影像可是完全跳脱传统格局,同时也让风景、物品甚至视界都有了不同的角度,当然为了让更多民种体验空拍乐趣和诀窍,中华三菱特地举办「Outlander驾驭视界空拍机体验活动」,带领大家从高空俯瞰Outlander的另一面。向来强调家庭亲子为商品广宣主轴的MITSUBISHI,在全新Outlander上市后为了强化产品力,以及更高规格的安全配备,加上暑

从上帝的角度居高临,MITSUBISHIOutlander驾驭视界限时空拍好hig

探险引领

2020-06-17 10:47
从上瘾到爱情:我们迷恋的是什幺?
从上瘾到爱情:我们迷恋的是什幺?
愉悦,抑或对愉悦的渴望在1953年的一场老鼠实验,心理学家Olds和Milner把小电极片装到老鼠的脑袋,以便可以用电流波刺激脑中的某一部份。由于阴错阳差的结果,他们无意间发现当他们送出刺激时,小老鼠就像发狂似的等待下一次的刺激,就连已经饿了一天的老鼠,也可以完全忽视啜手可得的食物,只为了等待再次的电流刺激。这使Olds和Milner认为了他们找到了脑袋的「愉悦中心」,亦即脑中产生愉悦感觉的地方。

从上瘾到爱情:我们迷恋的是什幺?

影视奇趣

2020-06-17 10:47
相关推荐